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桂林2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4-05 09:31:42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那些做得最差的国家,美国肯定是其中之一。然而特朗普总统的支持率不降反升。不仅他,在抗疫搞得同样很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的支持率升得更快。报道说,在10个“大型民主国家”,自疫情暴发以来,领导人的支持率平均上升了9个百分点。这是很大的增幅。

该预警项目名为PREDICT (预测),于2005年H5N1禽流感爆发后启动,致力于从搜集到的10,000多只蝙蝠和2,000多只其他哺乳动物标本中寻找危险病毒。该项目一共发现了大约1200种可从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的病毒。洛杉矶时报指出,这项发现说明了“全球流行疾病的潜在信号”。该计划确认的病毒种类中,有160多种属于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类似于目前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报道还指出,接受该项目培训的科研人员和实验室就包括识别出本次病毒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近期,针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中国原罪论”、“中国延误论”、“中国产品质量低劣论”、“中国掩盖疫情死亡人数真相论”,并称中国把抗击疫情中的对外援助作为开展“影响力外交”、“宣传外交”的工具,想填补美国领导力缺失的真空,怀有地缘政治图谋。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说得真是有水平,让人听得心潮澎湃。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但他债多不愁,昨天说昨天的,今天说今天的。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现在他改口了,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发挥领导力。反正危机到来了,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谁露脸多,参与的交流多,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他差不多“被忘掉了”。

资金用尽科研团队遭遣散,专家称“短见”、疫情早有预料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